经历辟谷和断食

发表于 2010-12-10 12:02 | 来源: | 阅读 2,298 views

总是看人谈论辟谷和断食,总是分不清辟谷和断食。直到亲身经历了,才敢说一说这二件事情。

自然进入不能吃饭的状态了,不吃也不饿,想吃胃不让的,是辟谷。辟谷时,自身充满能量,不吃不饿甚至不睡不困。

主观意志在先,计划不吃饭了,饿也不吃、想也不吃,挺着。这就是断食。断食被动,但是必要。

今天照例断食呢,身不大动,心不大动。应景儿小叙下那几天的辟谷经历吧。

Read More

2010年7月16日,我离开巴塞罗那前往烟台南山禅寺参加首愚法师主持的准提法会。源于对南怀瑾老师的信赖和对首愚法师网上多篇开示的学习,我认定由南师传承、首愚大和尚亲授的准提法是末法时期难得之正法。

怀着一颗虔诚求法的心,一路辗转,我于19日抵达了南山禅寺。

回到家了似地,心境简单而沉静,没有悸动和好奇,自然也没去游历庙宇,守住这颗心,该干嘛来干嘛吧。

当晚师父起香,修第一座法。由于事先已能熟练念诵准提法,所以我直接进入状态,心不游离。

20日,一天精进修法,很相应。除了继续前晚的浑身沉重关节酸痛以外(知道是调整身体呢,首愚师父的道场加持力相当大。),多了一个最明显的不适感,就是胃部胀满,挺奇怪“我没胃病啊”。

21日,浑身的疼痛已经过去了,胃部越发的不舒服。不象是调理宿疾,“消化不良了?”决定减少食量。

22日,减了饭量还是胃胀,也不象是消化问题。我够愚钝!这时候才想起:“今天晚饭不吃看看如何?”

于是,22日的晚饭没吃。于是,胃舒服了。

23日,一天半没吃饭人很正常,估计是辟谷了?同修道友说“恭喜!”.会务组帮我买了蜂蜜和柠檬,嘱咐我多喝水。

24日,不吃不饿倍儿精神摆在眼前了,还不自信,n次去体会胃部空不空、身体乏不乏,生怕自我误导了。呵呵,没有就好,我承认我是辟谷了。

25日,世上好像没有吃饭这档子事儿.饥饿感和到点进食的行为习惯一并消失了。身心状态自然到让我不由得想“要是永远这样怎么办呢?”

向师父道别的时候告诉师父我三天没吃饭了,师父说“很好啊,说明你很有善根呐”。我没敢问这根善根有怎样的关系,只是答道“是师父的道场加持力强大”。

26日,下午法会圆满结束,我也于当天按计划复食了。如果法会时间再多几天多好,我还没饿呢。

复食的过程很有意思,早上7点钟吃了一碗水煮白菜叶;九点钟饿了,吃个桃子;11点钟又馋了,吃个西红柿:然后眼巴巴地等着中午12点那顿…….。

好生纳闷:饿的这么快!能量瞬间就没了?抑或是放任自己任贪欲卷土重来了? 没想明白,下一次辟谷再参究。

(文/欧洲作坊)

关键字:
喜欢本网站的文章,那就通过 RSS Feed 功能订阅阅读吧!

我要评论

*

* 绝不会泄露



返回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