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十四天“清修”之旅

发表于 2015-08-28 16:06 | 来源: | 阅读 905 views

引子:下面的文章是七月班新学员千江月的辟谷分享。虽然是第一次辟谷,但她对辟谷,对”修行“,已然有了很深的领悟,对于所谓科学与辟谷的“矛盾”,也有自己的思考。在为她点赞的同时,我们把她的文章分享给大家,通过她辟谷的真实体会,让更多的朋友走近辟谷,了解辟谷。

七月三号开始辟谷,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辟谷。先用两天半时间在子源辟谷的培训班里和其他同学一起跟着老师进入稳定的辟谷状态,之后各回各家,完成各自的“修行”。我在辟谷十四天后复食,大部分同学还在继续。

 班里同学的构成很有意思,妹妹带着姐姐来,女儿带着妈妈来,两口子一起来,一个第二次来辟谷的同学把她的哥哥姐姐从江苏老家拽了过来……有一半是老学员,更有铁杆粉丝每次辟谷班开课都要赶来。跟我同屋住的姐姐每年辟谷几次已经成为习惯。

我是带着对辟谷的一些质疑走进辟谷班的。在我看来,《南华真经》里“藐姑射之山,有神人居焉,肌肤若冰雪,淖约若处子。不食五谷,吸风饮露,乘云气,御飞龙”提到的“吸风饮露”就是辟谷吧,但那毕竟说的是神仙。凡人“吸风饮露”两三天甚至五六天可能还受得了,再久一点呢?

培训班里的两天半过得很快,毕竟有老师的引领和加持,有一起辟谷的同学互相鼓励,一切都毫不费力。我知道市面上有些五花八门的辟谷班,会让学员吃“辟谷丹”、喝“营养水”、或者干脆就在课堂上安排水果餐。而在这个班上,除了喝清水,老师不让我们吃任何东西。肚子空落落的,刚开始还不太适应,后来发现虽然空但并不难受,也没有什么食欲。

值得一提的是,我第二天一早就出现了“气冲病灶”反应,胸闷气短,随时要晕倒的感觉。以前极度疲劳或者压力山大时就会这样,也有过几次晕厥的经历。我有些紧张地去问老师,老师说,这是辟谷中身体对原有的病灶或薄弱之处发起的调节过程,不必慌张,感知它的存在就行。我带着这种感觉上课、打坐,神奇的是,当天晚上就自行缓解。

第三天中午课程就结束了,需要自己开车七十多公里回家。上车前稍有些忐忑,怕自己万一头晕腿软。等到上了路,才发现一切担心都是多余的,没有犯晕、没有腿软,平安到家。

第四天开始就开始完全自己修了,不吃饭,只喝水,和以前一样工作和生活。早上和晚间在家时,会按照老师的要求做操和打坐,关照自己身心的感受,辟谷的状态始终很稳定。一周内体重从54公斤降到了49公斤,腰腹的肥肉甩掉后,体重并没有再继续下降。我在辟谷前有傍晚暴走或散步的习惯,辟谷期间也没有停止。这些天空腹的感觉一直都有,倒也不馋,思维变得敏捷,杂念少,睡眠少,午后也不犯困。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气满不思食、神满不思睡”吗?

我每天都会在朋友圈分享自己当天辟谷的感受,不过白描式的三言两语,有时附上自己的暴走图片和体重数据。从第一次分享开始,评论中就充满了这样的声音:

“不吃饭只喝水,这不科学!”

“辟谷只是不吃主食吧?难道不需要吃水果和其他东西补充体力吗?”

“七天不吃饭人就会饿死,这是常识。”

“不吃饭还暴走?能量从哪里来?”

“我不信,这不科学。”

“真是要得道成仙的节奏啊!”

 在我辟谷结束的时候,大家纷纷为我点赞,说我有毅力。其实我真的不算“有毅力”,辟谷时间二十八天、四十九天甚至更长时间的大有人在,而且辟谷本身真的不是单纯地忍饥挨饿,谈不上有毅力,这些天云淡风轻地就过来的。但是,即便我自己已经实证了辟谷,还是有朋友认为“这不科学”。我在这里不想讨论辟谷到底“科学”还是“不科学”的问题,我只是用我自己的亲身经历证实了不吃饭只喝水真的可以辟谷十四天。

其实,我们总喜欢挂在嘴边的“科学”到底是什么呢?在哥白尼提出“日心说”之前,地球是宇宙中心应该算是科学吧?在伽利略自由落体定律被人们接受之前,物体下落的快慢由物体本身的重量决定也算是科学吧?西方医学界不是一直质疑中医经络学说的“科学性”吗?说到底,人们嘴里的“科学”某种程度上是一种常识罢了,我们太依赖于自己的常识,并用我们自己所知道的“科学”来解释我们自己和我们周遭的世界。而“科学”本身不也是一直在发展、在探索、在否定一些成见吗?

无论如何,对于我自己而言,通过这十四天的辟谷,获得身心的清静、生起对生命的新体验才是最最要紧的。

shuidi

关键字: ,
喜欢本网站的文章,那就通过 RSS Feed 功能订阅阅读吧!

我要评论

*

* 绝不会泄露



返回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