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耍,一辈子的事!

发表于 2015-09-06 11:57 | 来源: | 阅读 471 views

在《童年的进化》一书中,埃默里大学的人类学家梅尔文.康纳(Melvin Konner)写道:“玩是一个生物学上的谜团:它耗费大量的能量,经常陷人于危险之地,似乎也没有任何明显的重点、目的或功能,但智商最高的动物–包括灵长类、大象以及头形巨大的鸟类却都是最爱玩的。”

对此,科学界最受认可的一种解释是,玩很可能是动物对未来生存技巧的预演,比如年幼的捕食动物(如小狮子)会不断地练习踩踏枯叶,这有助于训练他们的速度和灵活度。而年幼的被捕食动物(如斑马)则经常通过玩捉迷藏训练逃跑和躲藏。也就是说,进化设计了“玩”这种机制来驱动动物大脑的发育,以应付生存和繁殖要面对的种种挑战。一旦它们不再玩耍,大脑也就停止了发育

最极端的一个例子是海鞘,一种丑陋的海底生物。在幼年时期,它有一条原始的脊索,与身体前端的一些神经节共同构成一个功能性大脑,它就靠这个小小的大脑在海中觅食和避害。一旦成年,海鞘的身体前端就渐渐长出突起并吸附在船体之类的地方,靠着经过的洋流带来足够的食物,然后它就变成了海洋里的“土豆沙发”,最终将自己的大脑吃掉,只留下一个神经节。

听着有点像重口味的恐怖故事?但是它确是自然中真实的存在,并以最极端的方式说明了一个最基本的自然法则:利用或者失去。一种能力一旦不再使用,就会慢慢退化,直至消失。

7341593_092531160000_2

小孩子无拘无束、肆无忌惮地玩耍,我们都觉得司空见惯,理所当然;那么,有没有想过,作为成年人的我们,又是从何时开始,失去了这种玩耍的冲动和天性了呢?

有多久,我们不曾拍着水花哈哈大笑;

有多久,我们不曾扯着衣襟你追我赶;

有多久,我们不曾对着小虫喃喃自语;

有多久,我们不曾沐浴阳光肆意奔跑?

或许,因为我们自以为足够了解这个世界,而不再需要孩童般的探索,或许,因为我们太忙太累,需要把时间用来做似乎更重要的事情,而不是“浪费”在玩上;其实,或许,仅仅是我们失去了对世界、对自然的好奇,也失去了学习和进步的动力,如同那只吃掉自己大脑的海鞘。

有人问弗洛伊德,怎样才可以过快乐而且有成效的一生,佛洛依德说:Lieben und Arbeiten,也就是,爱与工作。而心理学家大卫.艾肯在后面加了一个词,Spielen,也就是“玩”。在他的理论中,“爱”、“工作”(努力)与“玩耍”构成了人生的金三角。一个人成年之后的悲剧,就是将三者分离开,或者缺失其中的一部分。爱、工作却无玩耍,容易身心疲惫,抑郁不欢;爱、玩耍却不工作,则不长进,游戏人生;工作、玩耍而无爱,则生命缺失意义。

近来听到不少年轻的父母满怀感恩的表示,非常感谢自己的孩子,是他们让自己重新发现生活中的乐趣和美好,激发自己的童心,让自己再一次体会成长。这显然是聪明的父母。不过,更聪明的是,能长久地保持一颗童心,不管是否拥有孩子,不管他是否已经长大。

艾佛列德·德索萨(AlfredD’Souza)的那段“去爱吧”广为流传:

“Love like you’ve never been hurt ,

Dance like nobody’s watching,

Sing like nobody’s listening,

Work like you don’t need the money,

Live like it’s heaven on earth”,

“去爱吧,像不曾受过伤一样;

跳舞吧,像没有人欣赏一样

唱歌吧,像没有人聆听一样

干活吧,像不需要金钱一样

生活吧,像今天是末日一样”。

 

小瑜斗胆蹩脚地再加一句:

“Play like you’ve never grown up”,

“去玩吧,像不曾长大一样”!

U10515P115DT20131223095048

 

(小瑜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字:
喜欢本网站的文章,那就通过 RSS Feed 功能订阅阅读吧!

我要评论

*

* 绝不会泄露



返回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