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研人员来辟谷,颠覆已有的认知

发表于 2017-10-28 16:43 | 来源: | 阅读 318 views

【分享学员简介】张博士,某研究机构从事生命科学研究的科研人员。今年九月班期间来考察子源辟谷,自然进入辟谷状态。作为一名严谨的科研人员,她客观地向我们描述了辟谷期间的身体状况。

猝不及防“被辟谷”

因科研任务所需,我所在的课题组计划选择一家辟谷机构进行合作,拟长期开展某项目实验研究。这两年先后调研、考察了市面上系列辟谷相关培训机构,都不是很满意。今年很偶然得机会结识子源辟谷,跟子源老师咨询时发现他们的辟谷方法较之前的其它家,方法简单纯粹,时间长,无需额外服用所谓的辟谷辅助食品或饮品。与我们研究方法的初衷相契合,领导很高兴,拍板说:“就这家!继续跟进,看看子源辟谷是否有意向成为我们的合作伙伴!”随后跟子源老师以及其他老师切磋了几轮之后,发现子源老师很nice,对我们的研究项目也很感兴趣,并且答应适当的时候可以让我去辟谷班看看,了解一下。

为什么说“看看”而不是去亲身试验一下呢?我当时还在哺乳期,根本就没有考虑到这种情况下还能辟谷,总觉得辟谷了,小儿子的“口粮”估计也就没有了。正值9月北京班开班,我一个小同事自告奋勇说要去辟谷尝试一下,就这样,我拖家带口的跟同事踏上了辟谷考察之旅。

上课形式很简单,就是听课、冥想和做操。第一节下课回宾馆房间的路上,我那小同事就跟我说,很放松,竟然没有饿的感觉。我回答:“是吧,我也感觉挺好的” 。回房间,我竟然不饿,老公把出去买的肉包子给我端了上来,说“吃吧,可香了;这培训机构可真够可以的,找了个不做饭的地方,这里竟然连食堂都不卖饭!我们是辛辛苦苦出去买的”。听他絮絮叨叨的,我就瞥了一眼那“香香的肉包子”,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不饿,等下午再说吧”。等到第二节课后还是不饿。然后第二天、三天就这么过去了,还没有做好辟谷准备的我,就这样猝不及防地进入了辟谷,精神状态尤其好,关键是乳汁虽然减少了一点,但还能正常分泌。虽然知道人体储备的能量能够维持至少两个月的时间,但是精神好的出奇也是我始料未及的;估计这就是子源老师所说的辟谷“能量场”的作用吧,但这个能量场怎么能检测出来呢!得勒,又一个科学命题。

结束三天的辟谷班学习,继续一边辟谷,一边正常上班。看到我满面红光,精神奕奕,同事们炸了锅,看到我跟小同事的辟谷效果如此显著,短短三天减了6、7斤,羡慕之声不绝于耳,分别跃跃欲试,想要辟谷。但也有同事一直担心我身体出现状况,建议我赶紧复食。回到红尘中,就像其他同修说的一样,红尘中的考验更能体现我们这个培训班的优点。无处不在的诱惑,有食物的诱惑,有家人和同事的喋喋不休,但我还是一直坚持辟谷,问为什么?感觉良好,为什么不坚持呢!

辟谷期间做体检

辟谷指导师不建议在辟谷期间体检,理由是前期的学员自己也是私底下体检,然后看到不正常的数据,吓坏了。但我不怕,习惯了,知道对于辟谷期间这应该是正常现象,毕竟我们所谓的参考标准数据是在正常饮食情况下得出来的。因此,辟谷第8天,我忍不住做了一个简单的体检,包括血常规、肝功十三项、肾功五项和腹部B超。检查结果还是挺让我满意的,与刚2个月体检结果相比,中度脂肪肝现在B超检查显示轻微可见轻度脂肪肝。甘油三酯高现在也已经完全正常了。不过,谷草转氨酶和尿酸升高很多!我考虑应该是我的脂肪肝造成的肝脏受损现在引起肝脏自我修复,疑惑这辟谷调理痛风估计身体反应应该挺强的。

关于指标异常的问题我第一时间找子源老师咨询请教,他告诉我:“辟谷期间经常会遇到一些血液指标异常,我上课的时候都主张辟谷期间不要体检,因为之前学员每次辟谷期间体检都会有一些指标异常,然后被医生吓唬说有多严重。目前我们没有发现辟谷导致了这样或那样的问题,反而解决了一些问题。既然辟谷,就必须用辟谷的理论来指导辟谷。不能盲目套用西医的思维。”这与流静老师的前期答复是一致的。

虽然指标有点小异常,但身体和精神依然良好,并没出现异样,特别是让自己头疼的脂肪肝问题得到解决,这是个意外收获,那就随它去吧,后面的风景说不定更精彩。

辟谷和复食过程中短暂的排病反应

没打算正儿八经辟谷,我那小同事第5天就复食了,给自己了一堆的理由,需要出差、需要拍婚纱照、需要度蜜月……而我虽然状态很好,精神头很足,就是力气少了点,觉得自己还可以辟谷更长时间,12天后家人开始由喋喋不休转为担心了。为了不让家人担心影响身体健康,也为了我那小娃的粮食更加充足一点,我开始喝小米粥、菜汤复食。这十几天总共减重12斤,恢复正常饮食后反弹了5斤,复食后反而体重有所减轻,到目前为止(编者按:辟谷结束后一个月),一直保住了减重8、9斤的成果。

捎带提一下,辟谷刚开始的两天和刚复食的两天我的眼睛有点干涩,有磨砂感,充血;而且一直是左眼有感觉(我以前眼睛很少发炎!)。后期跟子源老师请教时才提起,子源老师说:“肝开窍于目,肝脏有问题,眼睛很容易不舒服,眼睛是肝脏问题的出口。”“一般情况,这种反应都是好的反应,类似排毒或者气冲病灶。这是几千年的经验了,不用担心。”而且子源老师还提到,复食期间一直到复食完成后一段时间,气冲病灶反应都可能会存在。听他这么一说,我踏实多了。第14天,我又去做了一个相同的体检,此时的肝功指标和尿酸都恢复正常值,甘油三酯持续走低。低密度脂蛋白降低。这些指标都是表明身体状态一切良好,“我的小心肝”,你恢复的可好!

对辟谷的探索才刚刚开始

前几年听身边有同事提起“辟谷”,总是用“呵呵”带过。最近这两年自己真正调研“辟谷”、有机会体验了一把纯正的辟谷,对我自己本身来说还是挺震撼的,这将重改我的研究之路。辟谷已经传承了几千年,而生命科学还很年轻。如何将辟谷与现代科技手段相结合,发现更多的生命奥秘,也将是我的未来研究目标。

dav

 

 

关键字:
喜欢本网站的文章,那就通过 RSS Feed 功能订阅阅读吧!

我要评论

*

* 绝不会泄露



返回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